您的位置: 东胜信息网 > 星座

漢景帝陽陵內中外三重陵園的建筑和埋藏特點

发布时间:2019-11-09 08:49:34

汉景帝阳陵内、中、外三重陵园的建筑和埋藏特点

在确认汉景帝阳陵应是由“内陵园”、“中陵园”、“外陵园”组成的三重陵园系统后,据目前已知景帝阳陵的钻探和发掘资料,可对其三重陵园的不同建筑和埋藏特点进行进一步分析: 一、景帝阳陵“内陵园”、“中陵园”、“外陵园”的建筑和埋藏特点 首先,从“东司马门”所在的位置看,目前确定的位于阳陵东侧的所有陪葬墓园均位于“东司马门遗址”之外,因此其即位于“外陵园”中而从“北司马门”的位置确定看,现已确定的妃子墓等陪葬墓也位于北司马门之外,同样处于阳陵的“外陵园”中因此据此可知,阳陵除皇后之外的其他等级的陪葬墓均埋葬在“外陵园”中,没有进入“中陵园”内而据现有资料,在外陵园中除了大臣陪葬墓和后妃陪葬墓外尚未发现其他建筑遗迹即,帝陵的外陵园以埋葬陪葬大臣为主 其次,从2006年焦南峰先生发表《西汉帝陵考古发掘研究的历史及收获》一文所附的《汉阳陵平面图》看,在确定的“中陵园”内地上分布的遗迹主要有:皇后陵园和大量尚未发掘的建筑遗址,而在“中陵园”的地下则埋藏了南区、北区从葬坑等大量为帝陵陪葬的外藏坑而据文献记载和宣帝杜陵在陵旁发掘的寝园等礼制建筑的考古发现看,在景帝阳陵“中陵园”内发现的建筑遗址中应有不少与寝园等祭祀性质有关因此景帝阳陵“中陵园”内就应主要以分布皇后陵园、外藏坑和祭祀类建筑为主在中陵园内不出现除皇后之外的其他人的陪葬墓而从景帝阳陵的南区、北区从葬坑的集中埋藏看,“中陵园”应是集中建设外藏坑的地点 第三,据前述《汉阳陵平面图》和有关资料,在景帝阳陵的“内陵园”内仅帝陵封土和一些规模相对较小的建筑外,就只有埋藏在地下长短不一的“百官藏”坑 二、阳陵“中陵园”西司马门位置的大体认定 从现有资料看,阳陵“中陵园”西司马门的位置较难确定这是因为,首先,在《阳陵遗迹GPS测量图》中未标示西司马门遗址,而在帝陵西侧“内陵垣”之外也没有标注其他测点其次,在《汉阳陵平面图》中与东司马门相对应的帝陵西侧的位置上未标示有任何钻探出的建筑遗迹因此“中陵园”西司马门位于何处就较难确定,目前只能提出大略的推测: 据现有资料,在景帝帝陵西侧分布的遗址主要有“北区从葬坑”和“刑徒墓地”而据阳陵“南区从葬坑”位于“中陵园”内的分布特点看,与其性质完全相同的“北区从葬坑”也应位于“中陵园”中因此“中陵园”的西界就应位于北区从葬坑的西侧而从“刑徒墓地”的墓主级别均非常低下看,“刑徒墓地”也应不会埋葬于“中陵园”中,因此阳陵“中陵园”西侧的“中陵垣”就只能从“北区从葬坑”和“刑徒墓地”之间南北向穿过即,景帝阳陵“中陵园”的西界“中陵垣”应位于“北区从葬坑”和“刑徒墓地”之间而“西司马门”也就应被建在该陵垣上与帝陵西墓道、西门阙相对应的位置上据焦南峰先生在《西汉帝陵考古发掘研究的历史及收获》指出,“阳陵的刑徒墓地位于帝陵西北约1500米,其间有垣墙或壕沟隔断”,表明在刑徒墓地和帝陵之间确实建设了墙垣或壕沟虽然目前在有关阳陵的平面图上均未标示出上述的墙垣或壕沟,但从焦南峰先生所揭示的资料看,该“垣墙或壕沟”可能即为“中陵园”的西界当然,景帝阳陵“中陵园”的西垣和西司马门的位置究竟应位于何处,均需要今后完整考古资料来加以验证 而需要附带指出的,由于“刑徒墓地”是确定景帝阳陵中陵垣西界的标志性遗迹,因此我们必须指出目前在各种资料中“刑徒墓地”的位置歧异:首先,在1972年7期《文物》最早报道刑徒墓地的《汉阳陵附近钳徒墓的发现》一文中,其文字明确指出刑徒墓地位于“在阳陵西北1.5公里的地方”,据其所附《钳徒墓位置图》,阳陵与墓地1.5公里的距离应从墓地东南角至帝陵陵园墙之间的直线距离其次,在2001年出版的《汉阳陵》和2006年焦南峰先生《西汉帝陵考古发掘研究的历史及收获》附图、陕西省考古研究所《西汉长陵、阳陵GPS测量简报》附图等图中,刑徒墓地西南角至阳陵帝陵封土中心的距离均不足1000米因此究竟“刑徒墓地”位于景帝阳陵西侧何处、其与景帝阳陵距离“1.5公里”的起始点为何等问题就均需在今后公布有关资料时加以必要的确定 由于目前尚难确定刑徒墓地在帝陵西侧的具体位置,因此其究竟应不应该位于外陵园中就难以确定如朱思红兄在确定秦始皇陵区西界范围时据刑徒墓地的墓主地位低下将其划分出陵区一样,我认为在景帝阳陵的外陵园内也不应该分布有刑徒墓地而如是,则上文引述焦南峰先生提出的位于墓地和帝陵之间的墙垣和壕沟可能就并非中陵垣的西界,而实际上可能应是外陵园的西界了但究竟其到底是中陵垣还是外陵垣,则需要考古资料的验证 三、阳陵“内陵垣”、“中陵垣”、“外陵垣”建筑形式的差别首先,据已有资料,“内陵垣”以夯土墙垣的形式出现 其次,据《汉阳陵平面图》,在“南司马门遗址”的东、西两侧、“东司马门遗址”的南、北两侧、在北司马门遗址的东、西两侧、在刑徒墓地和北区从葬坑之间均未钻探出夯土墙垣(据上述理由,目前在刑徒墓地和帝陵之间的墙垣性质尚难确定,而在目前可见的有关阳陵平面图上,在北区从葬坑之外均未标注有墙垣遗迹),揭示出在景帝阳陵应未给“中陵园”修建一道同“内陵垣”一样的夯土墙垣 而据《汉阳陵》等资料,在“东司马门遗址”之外有一条南北向大型壕沟,其位于东司马门之东,陪葬墓园之西,因此从其所处的位置看,其应陪葬墓园和东司马门之间的重要间隔即,景帝阳陵应是以壕沟的形式将“中陵园”的东侧与“外陵园”加以分开,而“中陵园”只建设了东司马门的门阙而不夯筑墙垣亦即,东“中陵垣”是以壕沟的形式与“外陵园”进行直接界隔据此也就完全证明早在二十年前刘庆柱、李毓芳先生提出的“当时只设门阙不筑墙,由其象征‘外城’而已”的推断但究竟“东司马门遗址”之外的这条壕沟是否还在继续向南、北延伸,是否在南、西、北司马门外也存在同样壕沟或者存在墙垣,各面的壕沟或墙垣是否能够闭合等问题我们目前尚不清楚,因此这些问题均期待在今后能通过考古工作来加以解决 第三,据《汉阳陵》报道,在景帝阳陵陪葬墓园的钻探中,在陪葬墓园的东侧曾钻探出一条南北长570米、宽近40米、深约10米的大型壕沟,而陪葬墓园则均位于该壕沟西侧,在壕沟之东未再发现其他陪葬墓故据之可大体确定,该壕沟应为阳陵“外陵园”的东界即,阳陵“外陵园”的东界也不筑墙垣而同样为壕沟的形式 第四,据《汉阳陵平面图》,现与阳陵有关的遗迹均位于一个呈东西放置的葫芦形高地内,该高地的北、东、南三面为断崖而从阳陵所在地形和东侧壕沟出发进行推断,在阳陵的西侧可能会存在一条与东侧壕沟相对应的壕沟作为“外陵园”的西界(据前文,焦南峰先生指出的位于刑徒墓地和帝陵之间的墙垣或壕沟可能是外陵垣的西界) 而从阳陵北侧地形看,“外陵园”北界至少应在妃子墓之北,但当时是否夯筑了墙垣、或开挖了壕沟、或是以天然断崖的形式为界等问题均同样有待于今后通过考古工作来加以解决 从阳陵“中陵园”的“南司马门遗址”已紧邻断崖看,阳陵“外陵园”南界的确定更加困难从断崖所在位置看,“外陵园”南界可能或者可能已为渭河所冲毁,或者就是因“外陵园”南侧空间有限,使得“中陵园”与“外陵园”的南界在此出现了重合即,阳陵的中陵园和外陵垣均以现有的天然断崖为界,二者重合但是我认为,从陪葬墓园南侧到断崖之间尚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看,不能排除在这个空间会有以夯筑的墙垣或开挖的壕沟,或存在其他形式作为“外陵园”南界的标志但究竟上述何种认识可能成立,亦或存在上述认识之外的其他可能,则同样需今后通过考古工作来加以解决 据上述分析可知,以建筑形式加以划分,阳陵的“内陵垣”为夯土墙垣,“中陵园”、“外陵园”的边界则很可能是以开挖壕沟或天然断崖的形式存在,据现有资料,可能它们均非夯筑垣墙 而据现有资料,阳陵“内陵园”、“中陵园”、“外陵园”在有关建筑上还存在以下差别: 首先,“内陵园”修建陵垣,未挖壕沟,修建高大门阙 第二,“中陵园”未修建陵垣,开挖壕沟,修建门阙 第三,“外陵园”未修建陵垣,开挖壕沟,未修建门阙 据之可知推测,景帝阳陵的陵园是以门阙、陵垣和壕沟的不同组合关系来体现内、中、外三重陵园的差别,而门阙、陵园、壕沟的组合和有无应是其所界定陵园重要性的明显标志

生物谷药业
经常拉稀的原因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